古代深闺中的女性其实并不寂寞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日期:2017-10-08    来源:前沿资讯    编辑:静雅    热度:
导读:在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咖啡厅的时代,人们到底是怎么度过这漫长冬天的?都宅在家中?是不是很单调?其实非然。古人有古人的活法,有自己的娱乐方式。就女性而言,她们...

  在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咖啡厅的时代,人们到底是怎么度过这漫长冬天的?都宅在家中?是不是很单调?其实非然。古人古人的活法,有自己的娱乐方式。就女性而言,她们冬天的“玩法”同样精彩,不失韵味:赏雪、冰戏、踢毽子、画消寒图,玩叶子戏……样样充满乐趣,古代女性深闺其实也不寂寞。读中国古代历史,了解更多历史真相——

古代深闺中的女性其实并不寂寞

古代深闺女性

古代女性最浪漫的冬日活动

  从大自然中找乐,是古代女性休闲的最普通方式,这在古代叫“时令活动”。春夏秋冬,各有景致,各有玩法。

  大雪纷飞的冬天,赏雪往往被古代女性视为最浪漫的事。在古人留下赏雪佳篇中,最着名的当属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的《湖心亭看雪》:“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段描写“明时雪”的文字,还上了现代语文教科书。

  提到赏雪佳句,与张岱笔下的“明时雪”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他的“唐时雪”是这样:“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岱所欣赏的是“明时雪”,与唐代诗人柳宗元《江雪》所记“唐时雪”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岱和柳宗元都是古代的男人,古代的女人赏雪则别有滋味,另有一番情形,要文雅、讲究得多。比如同样在杭州(时称“临安”),南宋人周密《武林旧事》的“赏雪”是这样写的:

  “禁中赏雪,多御明远楼(禁中称楠木楼)。后苑进大小雪狮儿,并以金铃彩缕为饰,且作雪花、雪灯、雪山之类,及滴酥为花及诸事件,并以金盆盛进,以供赏玩。”

  “禁中”是皇帝的后官,这些赏雪的人,自然是后宫那些美貌的嫔妃。

  古代最懂赏雪的女性是东晋才女、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她是东晋权臣谢安的侄女。据《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条记载,有一次家庭聚会,刚好下大雪,谢安说大雪纷纷像什么

  其侄子谢郎回答,“撒盐空中差可拟”。但在谢道韫眼里,却是“未若柳絮因风起”,从此诞生了一个形容才女的新词汇:“咏絮之才”。

  然而,对缺衣少食的穷人家女性来说,冬天并没那么多“风花雪月”,但堆雪人、打雪仗等冬趣并不鲜见。穷人家的女孩不会说“未若柳絮因风起”,但都知道“瑞雪兆丰年”。

古代女性最刺激的健身活动

  赏雪固然是一件浪漫的事,但不可能天天下雪。在无雪的日子里,古代女性冬天最流行的室外活动,还有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这些冰上活动,古人称为“冰嬉”。

  早在宋代,冰嬉已成皇家冬天娱乐项目,清代皇家还设有专门的冰嬉检阅仪式。道光皇帝旻宁在今北海公园和中南海一带看冰嬉活动时曾写下过《观嬉冰》诗:“太液开冬景,风光入望清……”

  “坐冰槎”,是明清时期京城女性最喜欢的活动之一。《点石斋画报》第五集的《冰上行槎》,内容便是当年京城女性坐冰槎的故事。那时北京特别冷,护城河结冰尺把厚,不少女性去坐着冰槎在冰上“疾如飞梭,风雪中望之俨然图画”。

  那年正月初三,在阜城门外北河,有三个女孩子雇冰槎去西直门,因太快,行至半途,槎陷冰里了,幸好被时救起。

  比冰槎更舒适一点的是“冰床”。“冰床”,又叫“凌床”、“冰车”、“拖床”,就是俗话说的“冰排子”、“冰爬犁”。清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拖床”条记载:

  “冬至以后,水泽腹坚,则十刹海、护城河、二闸等处皆有冰床。一人拖之,其行甚速。长约五尺,宽约三尺,以木为之,脚有铁条,可坐三四人。雪晴日暖之际,如行玉壶中,亦快事也。”

  如上这些冰上活动其实明代已经流行,明刘若愚《酌中志·大内规制纪略》中记载:“冬至冰冻,可拉拖床,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或藁荐,一人在前引绳,可拉二三人,行冰上如飞,积雪残云,点缀如画。”

  溜冰、溜滑梯,也是清代流行的冬季运动,有女性参与。类似于现代旅游手册、办事指南一类的清《都门汇纂》里,有“冰鞋”条曾描写当时北京溜冰的情况:“木屐下施以铁条,以皮条束足下,拼身摔足,冰上行之如飞,瞬息十余里,旗人多习此技,以供上阅。”

以上是《历史百家汇》为网友提供的《古代深闺中的女性其实并不寂寞》全部内容,阅读后如果你觉得有趣,请记得订阅与分享。历史百家汇 - 说说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秘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