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相争的最关键时刻 张良出的这个计策让刘邦奠定胜局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日期:2017-06-15    来源:前沿资讯    编辑:静雅    热度:
导读:强弱转换之际,楚汉在固陵(现在河南太康县)有过一场大仗,汉军战败。本来,刘邦与大将韩信(即当时的齐王)、彭越(即当时魏国的丞相)约好合兵灭楚,因此在楚汉双方划定鸿沟分界、...

楚汉相争的最关键时刻 张良出的这个计策让刘邦奠定胜局

  秦王朝被推翻后,项羽与刘邦争夺天下,因为当时项羽自号“西楚霸王”,刘邦为汉中王(简称汉王),所以史称“楚汉相争”。一开始楚强汉弱,中间互有胜负,后来形势逆转为汉占压倒优势。就在强弱转换之际,楚汉在固陵(现在河南太康县)有过一场大仗,汉军战败。

  本来,刘邦与大将韩信(即当时的齐王)、彭越(即当时魏国的丞相)约好合兵灭楚,因此在楚汉双方划定鸿沟分界、项军东归之际,刘邦纵兵追击,不料韩彭二人没有按照约定发兵会师,让刘邦在固陵吃了败仗,陷入进退两难之境,只好深沟高垒,固守待援。

  当时的形势已很明朗,胜负的关键取决于韩彭是否与刘邦合兵,韩彭合兵则项羽必败,韩彭坐视不理,那么刘邦就危险了。因此,争取韩彭是当务之急,可怎么争取呢?二人已经贵为一方诸侯且重兵在握,来与不来,莫能相强。

  况且秦灭亡后,大家转的是恢复旧制、诸侯割据的心思,刘、项共存,相互制衡,于割据是无害有利。当时齐国一着名辩士蒯通就曾帮助韩信剖析天下形势,劝其保持暂时独立,坐观成败,等刘、项两败俱伤之后,收渔人之利。还有,项王的说客武涉也在积极地联络韩信。

  关键时候看张良,他替刘邦出了个妙计。计的主旨是利诱,主要内容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把项羽统治下的地盘划出一部分给韩信,一部分给彭越,增加齐魏的领地,让他们为了自己封国的土地而参战,另一个是扩大齐国封地至楚,满足韩信作为楚人衣锦还乡的心理需求,封彭越为魏王,使之成为魏地真正的领主。

楚汉相争的最关键时刻 张良出的这个计策让刘邦奠定胜局

  刘邦采纳了张良的建议,马上派使者向韩彭致达此议。果然如张良所料,二人即刻进兵与刘邦会师,围歼项羽。项羽一败涂地,自刎乌江。楚汉相争,以刘邦的完胜而告结束。

  通过封官许愿、啖以重利来笼络部属不仅仅是常见的帝王之术,也是民间帮会、团体甚至利害关系人之间的常用伎俩,本来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可是反过来想一想,一个办法在世间纷争中被上上下下的人反反复复使用,亦足见其价值巨大,经久耐用。

  张良是惯用这一招的高手,从他集万千家财求客刺秦到劝刘邦封韩信为齐王,从拿着刘邦厚赐转赠项伯到劝刘邦分封功臣等,均可为证。至于这一次,更是在关键时候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一计看起来没有什么奇瑰炫丽之处,而是在朴实无华中显出巧妙,或者说是归璞返真,近似于大巧如拙的境界。

  给也要给得有技巧,给也要给得 很顺理成章。

  张良的高明就在于他很清楚韩彭为什么不发兵,也很清楚他们想得到的是什么。手中有兵,项王未灭,这是韩彭向刘邦谈条件的筹码;固陵会师,完成对项王的最后一击,是谈条件的时机。韩信、彭越清楚,张良更清楚。

  至于要提出什么条件,韩彭自己是难以启齿的,毕竟在名义上他们是刘邦的部属。不出兵又不说话,让人去猜、去想,也够损的。好在张良摸透了二人的心思,一猜就中。彭越想做魏王,韩信想在家乡父老面前威风一把,好,成全你们;两分项王之地,一归魏,一归齐,打下来是你们自己的,还有什么话说?

  张良的高明还在于给韩彭以最直接、最实际的利益。项王拉笼韩信,开出的条件是将来共霸天下,蒯通劝韩信描绘的蓝图是三分天下,都够诱人的,可惜太远,不能骤然达成,如经长时间经营,变数很多,且天下久战思安,民心向背殊不可料。与其寄望于遥远而艰难的目标,不如先抓住眼前的利益来得实惠。这样一来,刘邦的封赏正是投其所好。

  张良第三个高明的地方就是拿着项羽的地盘封韩彭。刘邦要的是灭强敌,韩彭要的土地官爵,这样做是各得其宜,皆大欢喜。再说,项羽一灭,天下迟早姓刘,先让臣下拿着个地盘过把瘾又有什么妨碍。所以张良计一出口,刘邦就说“善”;计一行,韩彭就“请今进兵”。可怜项羽,已经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张良第四个高明的地方就是说服刘邦,出手阔绰,足以动人。韩信在归附刘邦、汉中拜将之后,曾对项羽有过八个字的评价:“匹夫之勇”,“妇人之仁”。项羽的匹夫之勇好理解,可为什么是“妇人之仁”呢?韩信说他能与将士同甘苦,见士卒伤亡亲自存问以至于流泪不止,可是他吝于赏赐,授人官爵,印铸成后,竟至于在手中摩挲数日才忍送出。

  在韩信看来,项羽之仁是小仁,是“妇人之仁”,全然没有成就大业的风范与气度。好了,韩信这样否定项羽,就很容易看出他是如何寄望于刘邦的了,同时也很容易看出他的志向所在了。割地而王,南面称孤,这就是韩信的人生目标。

  说到一统天下,贵为天子,韩信估计是连想都没有想过。至于彭越,强盗出身,能够贵为王侯想必也是心满意足了。这样的两个人,刘邦驾驭起来已经得心应手了,再有张良指点,自然如臂使指,计到功成。

  《孙子兵法》上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意思是讲,最高明的用兵是靠谋略取胜,其次是通过联合、分化等手段壮大自我,削弱敌人,达到取胜的目的(壮大我军,孤立敌方,叫“伐交”),最下等的用兵是两军对垒、强攻城下,硬碰硬的较量。对照兵经,张良这一计正是“伐交”的经典案例。

  二战期间,英国对抗德国时,邱吉尔、罗斯福频频会商;上世纪80年代,中国对越南开战前夕,邓小平先行访美:这都是“伐交”的现代演绎。

以上是《历史百家汇》为网友提供的《楚汉相争的最关键时刻 张良出的这个计策让刘邦奠定胜局》全部内容,阅读后如果你觉得有趣,请记得订阅与分享。历史百家汇 - 说说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秘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