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之夜半莫梳头灵异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 >     日期:2017-06-17    来源:前沿资讯    编辑:静雅    热度:
导读:挂在斑驳墙上的时钟嘀哒、嘀哒地走动着,月光不甚明朗地隔着薄薄的细纱窗帘透射进来,房间内的一切都显得如此苍白。头愈发地疼痛难忍,睁开酸胀的眼睛,周遭的世界仿佛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睡个觉这么难么?沉重的工作压力,再加上情场失意让我这个刚刚走出校门步入社会...

挂在斑驳墙上的时钟“嘀哒、嘀哒”地走动着,月光不甚明朗地隔着薄薄的细纱窗帘透射进来,房间内的一切都显得如此苍白。头愈发地疼痛难忍,睁开酸胀的眼睛,周遭的世界仿佛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睡个觉这么难么?沉重的工作压力,再加上情场失意……让我这个刚刚走出校门步入社会的穷大学生不堪重负。独处异乡,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一无背景二无人脉三无过人本事,想要扎根生存下去别提有多么艰难。一想到明天还要面对公司主管那冷若冰霜的嘴脸,心立马揪了起来。

睡觉睡觉,我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强迫自己把那张冷面孔从脑海中硬生生抹去,可是昏昏沉沉的意识中又闪现出另外一张清秀姣好的少女面孔——苓。

“我爸妈说了,没有车子也无所谓,最起码得有套稍微宽敞点儿的房子吧,不然以后有了宝宝会很不方便的。”

语气虽然不算凌厉,但字字句句都仿佛扎在我肉里。房子、车子,我一刚上班的屌丝需要辛苦奋斗多少年才能实现?我不敢再往下想,整个脑部神经又无法抑制地绞痛起来。

忍不住双手插进发丝抓挠着头皮,感觉疼痛的感觉似乎缓解了些许。我突然记起哪本中医养生保健书中曾经介绍过用牛角梳子按摩头皮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缓解失眠头头痛的方法,正巧同事旅游归来每人送了一把,让我顺手丢进洗手间的抽屉里还没使用过呢。

鬼使神差般爬起来,尽管内心极不情愿,还是一边揉着惺忪朦胧的睡眼一边去了洗手间。“啪”地按下开关,白惨惨的灯光刺得我眼眶发酸,适应了几秒钟后才翻找到牛角梳子,对着镜子用力梳理起我乱蓬蓬的头发。其实从来没有过半夜起来梳头的习惯,今天晚上这是第一次,实在是太难受,被失眠折磨得头疼欲裂才试试这种疏通经络的方法。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冷不丁冒出一种莫名的惴惴不安,这种感觉好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

梳着梳着,一缕寒凉之意慢慢地爬上了后脊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还以为是只穿了一条短裤未穿睡衣有点着凉了,下意识地反手摸向光溜溜的脊梁骨。这一摸不要紧,我瞬间僵住,因为……

我的手竟然抓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疑惧,缓缓撤回手举到眼前,张开手掌,一团黑乎乎蜷曲缠绕的毛发赫然呈现在面前。这,难道是我刚刚掉落的头发么?

不,不对,我很快便否认了这一点。因为,借着洗手间的灯光我分明看到了,这团毛发黑色中夹杂着丝丝亮银,甚至还有很多介于黑白两色之间的瓦灰色。我正值华年又从没生过少白头,那……这又会是谁的头发?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油然而生,紧紧地攫住了我的身体。我好歹也是个青壮年爷们儿,心里强作镇定,可几滴冷汗却不争气地从额角冒了出来,如果这一幕被苓看在眼里,不知会作何感想。

一想到苓,我的心又疼了一下,随即涌上来的是无限的屈辱。本来人家父母就瞧不起我,没钱没车没房倒也罢了,居然还是个胆小如鼠的怂货,人家姑娘要是跟了我哪有安全感可言?想到这儿我TM胆气立马壮了起来,随手把这团不知出处的毛发扔进了马桶,并且“哗”地一下冲得无影无踪。然而马上我就感觉情况不对,洗手间的灯光急速忽闪了起来,一阵阴森森的“桀桀”怪笑在背后响起。

我惊愕地猛然转过头,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面前的镜子,刹那间整个身体好象立即被冷柜速冻起来一样,拿着梳子的手也顿时不听使唤了。我看到,镜子中的我,脸上的皮肤皱纹堆垒,仿佛干枯的树皮般毫无光泽,一双昏浊的眸子深陷眼窝儿,更为诡异的是,满头乌发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灰变白,此时此刻的模样无异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太婆!

这时,镜子里的“我”突然把一颗苍老的头颅探了出来,几乎和我鼻尖对鼻尖,倏然咧开干瘪的嘴巴,口角歪斜着不断往外流淌着白色的泡沫,露出一口青幽幽的牙齿似乎在冲着我笑,喉咙深处还发出嘶哑低沉的怪异声音:“呵呵呵,好多年都没有梳头了,舒坦啊……好孩子……继续……”我没办法不怂,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两眼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洗手间的灯依然亮着,只是不再闪烁。我来不及多想,穿上衣服匆忙赶到单位,结果可想而知,被主管骂得狗血淋头不说,还损失了一天的薪水。

后来我把这件怪事跟隔壁邻居说了,邻居大叔说起这里原来住着一个独居的老太太,老伴儿早年去世了,儿女也都去了国外定居,只留下老太太孤独一人生活了好多年,后来突发中风猝死了好几天才被发现。当地了解情况的居民都说那个老太太死得凄惨,怨气未散,她留下的房子不吉利,所以她的亲戚把这间房子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处理给了现在的房东。

末了,邻居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神秘地压低嗓音道:“小伙子,这回你知道租金为什么这么便宜了吧?看你这孩子挺厚道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叔再瞒你良心过不去,你可别跟房东说俺老头子多嘴啊。还有,晚上不好好睡觉起来梳什么头哦,没听说过半夜三更只有怨鬼才梳头的说法吗?老辈儿传下的话可不全是迷信,以后要当心哦……”他后面说了些什么我一概没听清楚,只记得“鬼梳头”这三个字不停地在脑海中盘旋回荡。

谢过邻居大叔,我感觉寒毛发乍,两腿发软,怎么走进房门的都不记得了。顾不上等到房租到期,回去就草草收拾东西搬了家。当然,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同样的忌讳,那就是——夜半莫梳头。

以上是前沿资讯为网友提供的《都市怪谈之夜半莫梳头》全部内容,阅读后如果你觉得有趣,请记得收藏与分享。前沿资讯(www.cnfront.com)有趣的头条资讯!
1
3